萧璐璐

一土放弃思考了:

[本宣] 狛枝凪斗×日向创同人本《鸟捕蝉》预售相关:
①日向君的生日即1月1日周日晚8点上架:【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3746658745 】 1月23日下架,2月下旬发货;
②周边为海报一张,前30加赠特典藏书票一枚(12*12cm);
③余本通贩少量或者没有;
④更多请看图:P1封面,P2插图之一,P3宣图⑤转发预售微博[http://m.weibo.com/2773839723/EoDrn08Wu?type=like#_rnd1483156856667]过百抽一人送全套本子,没过我就黑箱啦<请不要给我这个机会x
补充:海报和藏书票还在施工中,但会尽快在二宣中展示出来qwq
总之是个超——匆忙的本宣,所以有疑问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也会在评论里补充w
感谢sonder太太辛苦设计的别致封面,是多次修稿也没有怨言的温柔太太;深吻开水桑,能在三次元的繁忙中花时间绘出了这么美丽的插画;谢谢有意购入本子的小天使,能得到你们的信任真是很可贵的事。所有人的支持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惊喜,这是大家的馈赠,我会好好珍惜的!也希望食用时自己的文章会让大家感到别样的惊喜(◞⁎˃ᆺ˂)◞

最后,提前祝日向君生日快乐!在我眼里你永远世界第一可爱!
   
    
   
   
——————

《鸟捕蝉》试阅

试阅一:
                
       夜里一直下着小雨,那是个缺失左腕的瘦削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墨绿色大衣。他似乎一开始就没有撑伞,色泽暗淡的头发和嘴唇被雨水浸润得失了色,苍白中泛出了一种将死之人的微青,衬得伤口像是血色的花在雪地里绽开般触目惊心。
       但他的脸颊晕染着一抹亢奋的嫣红色,灰绿色的眼睛也亮的出奇。

       “您坐在我家门口做什么?”日向创开腔。
       “晚上好,先生。如您所见,我被花盆砸伤了,想稍稍歇息一下。”青年答到。
       “你是那个常出现在杂志封面上的诗人,狛枝凪斗,我认识你。你没事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日向创再问。

       “承蒙夸奖。事实上,我正在进行一个游戏。”
       青年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递给日向创,面额是常见的五円。日向创接过,反复倒腾也没看出什么玄机。
       “规则很简单,我每到一个分叉口就投掷这没硬币,如果是正面就左拐,反面就右拐,直至到达目的地。”

       “——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

       “那你的幸运可输了,这个状态你是没办法前行的。”日向创判断,“相当无聊的游戏。”
       “倒也未必,”青年笑着说,“不请我去到你家坐坐吗?”
   
   
    
试阅二:

       临出门,日向创站在门口探过身,低头亲吻狛枝凪斗的眼。
       “我出门了。”他低声说。

       突然,一只素白的手伸过来,拽住了日向创的领带。狛枝凪斗扑上前去,咬住了他的嘴唇,按着他胡闹。
       被咬破了。日向创想。

       狛枝凪斗松开手,伸出手指把血匀开。他是下唇就像吸饱了血的花瓣一样浓艳惑人,让他憔白的脸也回春了。
       “抱歉啦,我没有别的意思,”狛枝凪斗没诚意地道歉,出奇地展露出开怀的笑容,甚至有点孩子气地露出了小虎牙,“只是觉得,道别吻……还是要落在嘴唇上比较好吧。”
       他非常满意地看到日向创红了脸,自己也因为日向创对他的迷恋生出了不可告人的快慰感。

       “你呀……算了。”日向创原本想责备一下狛枝凪斗给自己找的麻烦,但他还是放弃了。
       狛枝凪斗主动帮忙理平了日向创西装上的褶皱,又细心地帮他重新打过领带,是一个漂亮的温莎结。他虽然从未掌握过单手打领带的绝活,但为了能有正当的理由在早餐日向创离家时送上一句道别话,也许是经历过一番苦练,他还是学会了,并乐于以此向日向创邀功,像是一个吻或者是一个拥抱。

       清楚这时候已经没有再挽留日向创的理由了,狛枝凪斗的眼睫恹恹地低垂着,他的手指拨挑了一下领结便落下去逗弄日向创的手。从腕骨摸到鱼际,最后他冰凉的手钻进日向创的掌心,日向创也手一松纳他进来。
       日向创摩挲着他指骨,直至两个人十指相扣。日向创手心微烫的温度服帖地包裹着他,让他喟叹:
       “今天的日向君依然在很帅气地扛起了养家重任,那我在家里也不会偷懒的,必须努力写稿赚钱才行。”

       日向创忍不住贴着狛枝凪斗的脸笑了:
       “你别再变着法子挖苦我薪水低,那我就走了。”

       “没有的事,我的赞赏向来是真心实意的。工作顺利哦,日向君。”
       狛枝凪斗又吻了一下日向创的脸颊——这是他告别的惯例,他恋恋不舍地把日向创送出了门,即使望不见日向创身着挺括的黑色西服的背影,仍是独自一人久久立在门口。
   
   
    
试阅三:
     
       狛枝凪斗掩上卧室的门,走进独属他的书房。   
       他的书房不大,高高低低的架子挤满了书,唯独书桌紧挨着的一扇大窗户宽阔明亮,正对着曾经繁华的商业区。

       对面两栋日本顶级的大厦即使依然矗立着,如今却只剩铝合金骨架,有些楼层的玻璃幕墙脱坠了,就像纤细的骨头连着些许没腐烂干净的零落的皮肉。廉价的白炽灯光下,噬人的巨兽最后凶恶地展露獠牙,向世界宣告着,巨兽已死。

       在那个灰蒙蒙的死亡世界中有一抹亮眼的白——是孤独地蜗居在两栋大厦之间的一座平房。
       平房顶部的有一个天台。这个小小的天台被人新刷成了白色,是一朵怯生生的、初绽的、柔嫩的花一样的白色,在昏暗龟裂的城市里显得分外夺目。

       这个天台是一个璀璨的新世界,没有人类出没,只有路过城市的候鸟寓居于此地,鸟儿腾飞时伸展的柔软的白色的翅膀就像是天使的羽翼。

       上面是飞禽的天堂,下面是两脚兽的人间。

       有时候下午狛枝凪斗赶稿写得摩挲困睫了,就会趴伏在书桌上,枕着右手小憩一阵。
       他偶尔会像小兽一样嗅着衣服上柔软剂淡淡的香味,透过滑落的发丝,安静地注视着对面白色的天台,看一大群飞鸟在绚丽的晚霞里起起落落,如海潮汹涌澎湃。
       就算不知不觉睡熟了也没关系,因为醒来之后一定会披着一件属于日向创的厚外套。

……

       狛枝凪斗一个人遥望着窗外的城市,对面的平房,楼顶的人家收起了晾晒在天台的衣服。唯一一只停息在房檐的白鸟“咕呜咕呜”地怪叫了两声,也飞走了。

       正逢日暮,赤色的耀眼霞光打在那只鸟高高张起的翅膀上,穿透了,洁白无暇的羽毛也浸在了红色的颜料里,待到夜黑也就吃了色,再褪不干净了。
       红色的翅膀,真让人心生抗拒。

       狛枝凪斗不介意闲甘汩汩地活着,跟日向创在一起的生活简单而圆满。他的欲望早已消磨殆尽,只愿沉浸在来之不易的幸福和满足中。但是他没有决定让日向创也陪他弛惰地过完一生。
       况且,一生太长啦,他也陪不了。

       狛枝凪斗用钥匙打开书桌抽屉的锁,里面放有一把枪。
       他轻柔地抚摸着枪就像抚摸着情人的背,他把只使用过一次的枪举起来,轻轻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本来以为就算是金属在反复触摸后也会留下温度,结果皮肤上忠实传来的冰冷的触感,这甚至令他有些惬意。他微微眯起眼,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忽然,狛枝凪斗觉得此刻扣下扳机,那也未必不好。
       再怎么深刻的爱恨,死前都瞀瞀恍如梦。
       可这样一来,他就把他的恋人孤零零地留在这个如虿盆的世界上辗转了。把他在这世上唯一割舍不了的系縻,穷尽一生无法夷漫的宿命。

       哎呀,命运呦。
       非命之人叹惋着,又垂下了手。

       狛枝凪斗走出去关上房门,门板后响起细微短促而清脆的“咔嚓”声。
       他把钥匙留在了锁眼上。

       又要下雨了。
       他抚上自己的断腕,想。
   
    
     
试阅四:

       少年人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骨架纤巧,腰身柔韧而敏感,背部大片通透的皮肤泛起羞赧的红潮。狛枝凪斗的右手自日向创汗湿的脖颈,沿着弓起的脊椎骨一寸寸向下粘抚至尾椎。
       日向创异于常人的皮肤更为光洁硬质,在浴室灯光下呈半透明,肌理分明如蝉的翅脉。

……

       研究员给日向创连接心电图,监测他的血压、血氧饱和度,然后给他戴上了面罩。
       他们通过日向创的静脉注射全身麻醉药,在插管器械的辅助下把一根气管导管经过日向创的鼻腔插入他的气管,气管导管的另一端连接麻醉机,由麻醉机通过气管导管给他输送氧气。

  手术刀在日向创额头的皮肤上按照切口的标记线划出一道弧线,主刀的实验员接过助手递来的工具切开头皮。止血夹止血后,又分层切开皮下、肌肉,翻开皮瓣,再用电钻和铣刀打开了日向创的颅骨。
       日向创在大剂量的麻醉下安静地睡着,几个小时的禁食禁水再加上大量失血让他的嘴唇苍白得骇人。氧气罩下的面孔被实验室恒定柔和的光线涂染着濒死的凄美色泽。
  难以计数的管线被机械臂夹持在半空,像毒蛇朝日向创“嘶嘶”吐着信子,一如魔鬼撒旦以蛇的化身引诱夏娃偷食禁果,使蒙昧的人类如上帝般知晓了善恶。
       蛇的谎言让上帝失落了人。
       人类失去了伊甸园,并永生不能返回,只得堕于苦难与罪恶。

       漫长实验悄无声息地到了尾声,实验员给日向创把颅骨装回去,缝合肌肉、皮下、皮肤。
       “心搏指数正常。”
       “生命体征平稳。”
       实验员将日向创的气管导管拔出,继续给日向创提供面罩吸氧,并吸除他的口腔分泌物。

       日向创的眼睫微颤,在一片静默之中,他睁开眼,睫羽的阴影下融金般的眼眸赫然被赤色完全封冻!
     
     
       不可以啊。      
       狛枝凪斗一直告诫自己,你只有资格做旁观者。
       你不能阻止日向君追逐希望。
       即使他因此丧命。
       要知道,最伟大的希望永远只产生于最悲惨的境遇之中。
       你可不能止步于孩童的天真,只顾期盼一切都有美好的结局。你要从生命的苦难中战胜绝望,然后满怀敬意地享用这份由日向君盛大的希望所诞生的庄严与壮美。

       可是在日向创真的覆灭的那一刻,狛枝凪斗却敛去笑容,心底那嚼穿龈血的恶鬼刹那间无处遁形。
       他整个人都因为出离的愤怒而抽搐痉挛,他的指骨泛红,指甲失控地刺破掌心,毫不留情地把皮肤划得鲜血淋漓。原本光滑白皙的手背像蛛裂的镜子,被扭曲凶毒的藤蔓死死缠绕。
   
    
    
   
注:全文4w+,修文进行中,以上仅供参考。
    
     
 

评论

热度(53)

  1. 艾丽丝一土放弃思考了 转载了此图片  到 禁血红莲
    一土放弃思考了:
  2. 艾丽丝一土放弃思考了 转载了此图片  到 禁血红莲
  3. 萧璐璐一土放弃思考了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