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璐璐

狛枝凪斗不幸的一天①

   拉开窗帘,略微有些刺眼的阳光让尚还不适应的日向眯了眯眼。“喂,狛枝,起床了哦,不然上学会迟到的。”日向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犹如死尸一般的室友,无奈的催促道:“还有你这也闷得太紧了吧,连头都不露出来会呼吸不畅的吧?”说着就要把狛枝的被子拉下去。平时很柔弱的狛枝却突然有了很大的力气,死攥着被子反抗日向的举动,激动的说:“预备学科都是这么无礼的家伙吗?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垃圾虫也轮不到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来关心吧?比起做这种多余的事不如自己快去上学?反正宿舍楼下肯定有本科的妹子在等你吧?”被狛枝一通话搞得有些懵,看到狛枝没有起床的迹象,日向只得叹了口气,确认门关好后,慢慢的走向教学楼。
  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幸运,希望之峰学园的本科生,本应与预备学科的人毫无交集,但因为本科的学生没人愿意和他同一宿舍,学校只得安排预备学科的学生和他同住,在预备科人气很高的日向便成为了那不幸的一个,日向清楚的记得他两刚见面的时候,狛枝双手抱在胸前,眼神轻藐的说:“不愧是预备学科,除了头上的呆毛什么特点也没有呢,和这样普通的人成为舍友,真是不幸,但这样的不幸会有怎样巨大的幸运呢?我很期待哦。”说完便露出了一幅沉醉的模样,留日向一人风中凌乱。之后的日子里每天都面对写狛枝的冷嘲热讽,从最开始的愤怒到之后的习以为常,连日向也对自己能适应的如此之快感到惊讶。回想起这些,日向不由的有些胃痛,自己为啥懵忍受的了这种只有脸好的神经病啊,难道自己是抖m?像是要把所有的想法抛开一般用力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日向发现落下了东西,懊恼的骂了自己一声,只得快步赶回宿舍去拿。
      与此同时,敬业的装死尸的狛枝在确认日向走后一下子掀起被子,满脸通红的吸了几口气,脸上的潮红并未因获得新鲜空气而褪去,在梦中梦到日向带着渴求的眼神帮自己口 交,醒来时听见日向用温柔的声音呼唤着自己,对于血气方刚的狛枝来说刺激太大了。当时感觉到小狛枝的异常兴奋,狛枝连忙盖上被子,挡住了不正常潮红的脸和某部位,好不容易才把日向赶去上学。看到阳台在挂着得白底粉樱和蓝底白樱,狛枝激动的咽了咽口水,犹如捧着精美的艺术品一般捧着日向的胖次,纠结先品♂尝哪一条,这时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狛枝连忙把胖次都塞进口袋。见到日向外阳台搜寻着什么,心虚的狛枝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到:“预,预备学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丢三落四得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看在我很无聊的分上,就让我帮你找吧?”日向吞吞吐吐的说:“那个,狛枝你有没有看到那条,就是那条白色的。。。算了不用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日向感到自己的脸微红,转过头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忘提醒一句“要好好去吃早饭啊”。
   在阳台看着日向真的走远,狛枝松了一口气,拿出藏起来的两条胖次抱在胸前,自己则整个人倒在日向的床上。嗅着被子上淡淡的草饼和阳光混合的味道,就和日向君身上令人心安的味道一样。即使日向君是被自己认为成希望的垫脚石的预备学科中的一员,他的温柔也令自己深陷其中,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无法自拔,就算冷言相对,也不会受伤,反而会去担心毫无价值的自己,这些都让狛枝对日向深深的着迷。“日向君大笨蛋。。。”随着这一声呢喃,狛枝在日向床上安详的进去了梦乡。
          TBC

ps:打这么多字好累。。。对不起啊狛枝没能在你生日那天完成。发现自己写的有些太详细了,原来我这么能水啊x后续今天早上应该也会打好,不过肉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写了,可能会拖很久x

评论(2)

热度(25)